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两岸会议 > 会议总结 > “毛泽东与当代中国——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毛泽东与当代中国——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2013年11月29日至30日,“毛泽东与当代中国——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山大学举行。本次研讨会由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中山大学中国马克思主义解释史研究中心、广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联合主办。会议的发起人为徐俊忠教授。本次会议共收到中外文论文124篇,与会代表除了来自中国大陆各科研机构的52位学者外,还有2位来自台湾,1位来自韩国,1位来自美国,1位来自澳大利亚,3位来自香港,1位来自越南。会议研讨的主题包括“毛泽东的评价与研究”、“毛泽东与当代中国的工农业发展”、“毛泽东与当代中国的文教卫生事业”、“毛泽东与当代中国的内政外交”等。现对会议内容综述如下: 2013年初,习近平同志提出了“两个不能否定”。 这一论断牵涉到如何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历史贡献。李捷认为,毛泽东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新中国的创建立下的丰功伟绩,为成功开辟社会主义革命道路和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的独创性理论成果和巨大成就作出的杰出贡献,为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的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永远彪炳史册。李捷从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科学社会主义发展、中国民族伟大复兴发展、中华文明发展这五个维度对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伟大贡献进行了审视。最近30年来,国内外广泛流传着我国三年困难时期有“数千万非正常死亡”的言论。这种观点对评价毛泽东及其历史地位造成了很大影响。孙经先运用数学方法,对国家统计局1983年公布的我国1949-1982年户籍统计人口数据进行了研究。孙经先认为,1960-1964年间户籍统计人口数大量减少的重要原因是由于注销此前重报、虚报的户籍造成的,它在相当程度上是统计数据数字的减少,并不等同于实际人口的减少。由此,孙经先教授认为“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这一论点是荒谬的。此外,有与会代表认为,对毛泽东的研究和评价,应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应该超越个人恩怨和意识形态化的干扰,应该基于对当前中国问题的解决和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的研判。 长期以来存在一种误解,那就是很多人认为毛泽东只懂政治,不懂经济,只懂革命,不懂建设。事实上,毛泽东在农业、工业和所有制等领域都进行了探索。当然,毛泽东在这三个领域的探索是高度关联在一起的。建国以后,农业发展、农村振兴、农民富裕是毛泽东建国以后在经济领域的重要考量。这些探索非常具有独创性和前瞻性。徐俊忠认为,新中国的农治是毛泽东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一项伟大实践。这一实践经历过互助组、合作社和人民公社的过程,形成了一个以“组织起来”为特征的农治模式。这个模式坚持把农治与国家发展战略相统一,以农民集体化组织为基础,通过劳动积累的方式,改变农业落后的生产条件,引导产业上的“精耕细作”和“多种经营”,进而推动“在地工业化”和“在地城市化”,实现农民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现代化发展。对照当下农村土地污染、食品安全、留守儿童等问题,毛泽东的农治思想在一定意义上仍有其当代价值。这一观点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强烈共鸣。龚云认为,不能因为毛泽东晚年犯了严重失误,就漠视甚至否定毛泽东对解决中国农民问题的艰辛探索,毛泽东的探索对我们今天解决农民问题具有极大的借鉴价值和历史启示。 在毛泽东与当代中国文教卫生事业发展问题上,有会议代表认为,毛泽东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力图变革我国的人才培养模式,推动教育和科研工作自觉关注社会需求和生产发展,实现教育、科研、生产三结合。这一实践虽然存在诸多问题,但对今天的教育改革仍有启示意义。也有会议代表认为,毛泽东具有浓厚的教育为工农大众服务的情结。追求教育公平下的工农大众受教育的权利是毛泽东一生的追求。有会议代表指出,毛泽东不仅力图倡导医疗卫生资源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服务,为农村服务,还提出了富有深厚底层人文关怀的中医人才培养方案以及农村医疗人员培养方式。 人民民主是毛泽东关于政治建设的重要目标。王绍光通过与代议型民主进行对比,系统梳理了代表型民主的理论及其在中国的实践。毛泽东是中共群众路线的主要创立者。王绍光认为,群众路线不仅是中式代表型民主的理论基石,也是中式代表型民主的主要实现途径。中国共产党通过把群众路线作为自己“根本的政治路线”和“根本的组织路线”,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把普通老百姓带上了政治舞台。“三个世界”划分理论是毛泽东晚年在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提出来的。时至今日仍是我们分析国际政治的重要思想资源。该理论也是会议的焦点之一。比如,James Goodman认为随着70年代欧佩克和新工业化国家的出现,以及80年代末苏联的解体,第三世界出现了分歧。但全球化在改变国家地位和挖掉民族独立主义根基的同时,也造成了新的全球危机,比如气候危机。James Goodman基于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划分理论,提出了气候“第三世界”。这一论点颇为新颖并且很有启发性。 总的来看,由于本次会议代表学科背景较为多元,涉及哲学、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新闻学等多个学科,他们的真知灼见充分反映了毛泽东研究的最新动态,不仅为这一领域的研究提供了非常多维的视角,而且大大拓展了研究的深度。据悉,本次会议是中山大学中国马克思主义解释史研究中心等单位第三次以“毛泽东与当代中国”为主题主办的学术研讨会。正如会议主题所示,我们相信该系列会议不仅将毛泽东研究推向更深处,而且也将为当代中国的发展提供有益的思想资源。